会泽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蔡廷文、袁子芬诉蔡圣龙、蔡盛金等8人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

2020-05-19 15:22:54 来源: 本站

一、基本案情

原告蔡廷文、袁子芬与被告蔡圣龙、蔡盛金、蔡亚哲、黄良学、康红、胡春梅、赵祎婧、李仁苍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原告蔡廷文、袁子芬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62101.25元(死亡赔偿金669760元、丧葬费52038.5元、误工费2404元、合计724202.5元的50%);2、判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30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事实及理由:2019年6月15日,原告的儿子蔡得全驾驶云DVY499号普通二轮摩托车由翠屏直街老街口沿通宝路方向行使,01时50分行驶至会泽县会曲线K6+0M处(通宝路与东直街交叉口环岛东),其驾驶的车辆撞到东直街大铜钱花园东侧的花台后驶入水池中,造成蔡得全当场死亡及车辆受损的交通事故。蔡得全当天晚上系与被告一起喝酒后驾驶被告蔡圣龙所有的普通二轮摩托车导致发生单方肇事1人死亡后果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多次找被告协商处理善后事宜,被告明确告知原告经过法律途径解决,不愿协商处理。
综上,被告作为与蔡得全一起共同饮酒的人没有履行照顾、护送、通知义务,特别是作为云DVY499号普通二轮摩托车车主的蔡圣龙在明知蔡得全没有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和醉酒的情况下依然将自己的摩托车交给蔡得全驾驶,而自己却打出租车离开。故被告对于蔡得全醉酒驾驶摩托车发生交通事故导致死亡的后果存在过错,应依法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被告蔡圣龙辩称,1.本案系交通事故,原告起诉不是事实,全部责任应为蔡得全承担;2.本案全部责任应由蔡得全对自己行为负责,蔡得全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3.被告蔡圣龙没有借车给蔡得全驾驶,蔡得全是强行抢走蔡圣龙的摩托车骑行,当时蔡圣龙强力劝阻,古城烧烤老板也劝阻,在蔡圣龙遭到蔡得全威胁后,强行骑走的事实;4.本案组织者,系蔡得全,如果要参与吃饭人负责,应由组织者蔡得全负责;5.蔡圣龙没有要求过蔡得全喝酒,也不知道蔡得全喝了多少酒,所有的酒系蔡得全自己喝的,根本不知道蔡得全已醉驾,主观上不知道蔡得全醉,客观上也没有义务及工具检查蔡得全是否醉了,所以醉酒驾车是蔡得全咎由自取的行为;6.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在一起吃饭喝酒,参与人应对他人行为负责,这是原告强词夺理;综上原告诉请没有事实根据,也没有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对蔡圣龙的无理诉求。
被告蔡盛金辩称,对于这个事,我遵从法院判决。
被告蔡亚哲辩称,1.死者蔡得全自身有重大过错,蔡得全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还危险强行驾驶,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驾驶员承担全部责任;2.蔡亚哲不应该承担责任,应蔡得全邀请吃烧烤,蔡亚哲没有喝酒,且蔡亚哲并未在烧烤期间有劝酒、赌酒、陪酒行为;3.原告主张赔偿数额过高,死者为农村户口,应按照农村户口计算死亡赔偿金,根据相关法律,丧葬费这些原告没有依据按上一年度职工工资标准来诉请的,不合法,明显较高。
被告黄良学辩称,同意第一被告及第三被告的答辩意见。
被告康红辩称,同意第一被告及第三被告的答辩意见。
被告胡春梅辩称:我们当时9点与死者蔡得全微信电话相约,先去了会泽公园,然后一起去了古城烧烤,之后我和被告赵祎婧,在了一个小时就走了,当时蔡得全还没有醉,摩托车驾驶员蔡圣龙还没有到。其余同意第一被告及第三被告的答辩意见。
被告赵祎婧辩称,是蔡得全主动打电话约我,其余和被告胡春梅的答辩意见一致。
被告李仁苍辩称,同意以上被告的答辩意见。
二、裁判结果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八条、第十四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
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由八被告总共赔偿原告蔡廷文、袁子芬277399×20%=55480元,具体由被告蔡圣龙承担人民币13480元,由被告蔡盛金承担人民币10200,由被告蔡亚哲、黄良学、康红、胡春梅、赵祎婧、李仁苍各承担人民币5300元。驳回原告蔡廷文、袁子芬的其它诉讼请求。
三、典型意义
公民应遵守交通规则,不得无证驾驶,不得醉酒驾驶,无证驾驶以及醉酒驾驶属于违法行为,造成的安全事故责任自负。本案原告之子蔡得全无证醉酒驾驶至死亡,交通部门认定原告之子蔡得全应承担全部交通责任,本院根据调查的实际情况依法判决。
四、推荐理由
1、警醒其他无证人员安全为大。
2、对贯彻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原则具有重大意义。
3、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